淮阳古文化遗址之——子孙窑儿的传说

时间:2017年05月23日 作者:杨复竣 信息来源:淮阳旅游 点击:

厚重的历史文化为淮阳留下了星罗棋布的名胜古迹,有史可查的达326处,其中国家级重点文物保护单位3处,省级文物保护单位11处,市级文物保护单位6处,县级文物保护单位36处,一般文物保护单位59处。2007年10月开始第三次全国文物,境内新发现庙、寺、庵、堂、碑刻、遗址、建筑等1209处,其重要的达718处(含重要近现代建筑)。编者将取其重中之重为大家逐步介绍。

在太昊伏羲陵显仁殿东北角,殿廊基上有一块青石,青石上有一个窑窑儿,古往今来,人们叫它子孙窑儿。要说子孙窑,这儿还有一个动人的故事。说的是太昊陵南二十五里有个村庄,名叫赵家庄。赵家庄有个赵百万,骡马成群,良田千顷,是远近百里皆晓的大户。赵百万有权有势,有地有银,他跺跺脚,整个陈州府都打颤颤。他一顺百顺,可就有一个不顺心的事儿,三房九妾,只有大房生了一个儿子,其他一群女人连个老鼠仔也没下。这还不说,就这么一个宝贝疙瘩,三天两头有病,黄面寡瘦,一风就能刮倒。赵百万嘴里不说,心里说:“天哟,真是葵不睁眼,断我赵家后世青烟啊!”赵百万这块心病,每每想起,比剜他的心都难受。这年仲春二十五,赵百万八岁的儿子赵千万又病了。赵家请郎中、请巫婆、请神汉,忙得头不是头,脚不是脚。啥法儿都用了,赵大少的病还不见轻,急得赵百万象热锅上的蚂蚁团团打转。

恰在这时候,来了一位郎中,一拍胸脯说了大话,说他能包治赵大少的病,药到病除。赵百万闻听,如遇天神,立即把郎中请到客厅,摆酒设宴招待,猴头燕窝,山珍海味,无所不有。这郎中个儿不足四尺,黄眉毛稀稀拉拉,眯缝小眼,鹰钩鼻子,尖嘴猴腮。他见赵百万求医心切,以三百两白银的重价卖了一个方子。要一对八岁男童双生子的心尖,莲花叶包了清蒸,吃了病除。在赵百万看来,有钱能使鬼推磨。有权能叫人送命。要一对男童双生子的心,这当然不算回事。赵百万立即派出八路人马,四处打听。家丁们跑断了狗腿,不知为什么竟也没找到,不是年岁不合,就是一男一女。赵百万指着家丁们的鼻子骂道:“没用的东西,吃着我的,喝着我的,我养你们,要是找不到一对八岁双生子,我就剜你们的心!”赵百万什么事都干得出来,家丁们吓得屁滚尿流,又各自寻找去了。

无事不巧,恰好这当儿,赵家庄来了一个讨饭的女人,带了两个男孩儿,正是八岁的一对双生子。这下喜得赵百万合不上嘴,好像自己的孩子病已好了。也该赵百万倒霉,正当要挖这一对双生子心的时候,也许是老天爷报应,赵百万的孩子断气了。赵百万哭得不省人事,待到赵百万清醒过来,那郎中得了银子,早逃得无影无踪了。

赵百万咬牙切齿,恶狠狠地问家丁:“那一对双生子呢?”

家丁说:“在厢房里锁着哪。”

赵百万说:“好,我儿子就死在这一对双生子身上,把这俩孩儿殉葬!”

家丁说:“啥时支手杀呢?”

赵百万横眉竖目地说:“笨蛋!到时候用不着动刀,让他俩笑着陪我家少爷入土。”

到了赵家少爷出殡这天,赵百万来到厢房,手端了两半碗银光闪闪的东西,对两个八岁的双生子说:“娃子,今天叫你们家回家去见妈妈。临走前,得到这半碗稀饭喝了,要不,是不会放你们走的。”

可怜两个八岁的孩子,从来没有见过这么银光闪闪的“稀饭”,一天没吃东西了,正饿得抓耳挠腮不是味儿,见这位“大善人”这么慈悲,认为一定是好吃的,哪会不喝?于是,一齐接了,不由分说,大口大口地喝完了,还不知啥味儿呢!

赵百万让喝的不是稀饭,而是害人的水银。

不大一会儿,两个孩子咯咯大笑起来,活活笑死了。

赵千万的出殡队伍前,有两辆丧车,每辆丧车上有个莲花盆,莲花盆里各坐着一个笑盈盈的孩子,便是那个讨饭女人的一对双生子。

讨饭女人不见孩子几天了,到处披头散发地寻找,连眼泪都哭干了。

这天,她呆望着送殡队伍,忽然看到了自己的亲骨肉,就喊叫着孩子的名字,飞跑着要扑上去。

忽然,一双左右手拉住了讨饭女人。拉她的是赵家一个佃户,名叫张五。张五说:“大嫂子,孩子的脸红扑扑,笑盈盈的,已叫赵百万用水银灌死了……”

“啊……”女人惨叫一声。

张五一把捂住女人的嘴,压低声音说:“大嫂,赵百万要斩草除根,正派俺寻你呢!要是你落到他手里,连你也活不成啊!”

讨饭女人当场昏死过去了。待送葬队伍过后,张五同乡邻一起救醒了讨饭女人。这女人苏醒后,咬咬牙,一声没吭,走了。

讨饭女人来到太昊伏羲陵告状,跪在人祖面前哭得死去活来,要一头向人祖爷撞去,一死了之,看穷人一再相信的老祖宗显不显灵。就在这时候,不知从哪儿走来一位鹤发白须的老道人,身披道袍,手执拂尘,对讨饭女人说道:“有大灾大难的可怜人,你莫要伤心!”

讨饭女人瞪大眼睛:“你……”

老道人说道:“不要死,求神呢!”

老道人说:“人祖爷要天下行天道,施大德,殊不知无黑不富,无贪不官,他们在穷人白骨上筑了天堂,他们在穷人的鲜血里取了富有,人死有何用?”

讨饭女人说道:“这么说穷人该受这大灾大难?”

老道人呵呵笑道:“天下难平不平事,天下不平苍天平。你可曾见过,太阳从东方升起,要到西方落山。有升起的时候,也有落下的时候。这有一个生息贫富的轮回。这是天道呀!”

讨饭女人跪倒在老道人面前哭诉起来。

老道人说:“起来,起来,快起来,我对你说,女娲造了人,天下称女娲为送子娘娘,你去求女娲娘娘,明年就能得一子。”

“我没钱买黄裱买香啊!”

“女娲明白天下事,不要说了,娲皇不计较。”

“可是真的?”

“对。你要记住:太昊陵显仁殿东北殿廊下,有一青石,青石上有一个窑窑儿,名叫子孙窑儿,你轻轻摸一下,女娲便知道了,明年一定送你个儿子。”

老道人说罢,飘然而去了。

女人照老道人的话办了。第二年果真生了个白胖娃子,起名叫平渊,这家姓师,名叫师平渊。

女人讨荒要饭,供养师平渊上学。

平渊十八岁那年,果然金榜高中。朝廷钦定放他到陈州当了知府,还没等到师知府下手,赵百万就遭了天火,一场火将财产烧了个干净。师知府不会便宜这个人间魔王,当年秋天就把罪大恶极的赵百万五马分尸了。

从此以后,女人摸子孙窑儿的风俗更盛了,这个风俗一直延续到今天。

 

( 网络编辑:新闻中心 )
文章热词:

上一篇:在淮阳听戏

下一篇:陈国始君胡公妫满

延伸阅读: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