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厚重淮阳】陈国始君胡公妫满

时间:2017年05月23日 作者:王剑(周口师范学院教授) 信息来源:不详 点击:

周代陈国的第一个国君是舜的后代——胡公妫满。关于妫满封国得姓,《史记·陈杞世家》所记甚详:

 

陈胡公妫满者,虞帝舜之后也。昔舜为庶人时,尧妻之二女,居于妫汭,其后因为氏姓,姓妫氏。舜已崩,传禹天下,而舜子商均为封国。夏后之时,或失或续。至于周武王克殷纣,乃复求舜后,得妫满封之于陈,以奉帝祀舜,是为胡公。

舜的两位妻子娥皇和女英,娥皇无子,女英有一个儿子叫商均,所以商均是舜的嫡长子。按照司马迁在《史记》中的说法,商均是一个不肖之子,与尧的儿子丹朱一样,是一个庸人,没有资格获得他们父亲的帝位。舜将帝位传给了治水有功的大禹。禹即帝位后,将商均封在虞城,此虞城一般认为在今河南虞城县。此后商均迁徙,他的后人虞思仍留在虞城旧地。这以后,舜帝后裔的爵位封国时断时续。

 

到了周代,周武王灭商,建立周朝,在分封“先圣王”后裔时,寻到舜帝的后代妫满,建立陈国。妫满称陈胡公,他的后代以国为姓,从而产生了陈氏姓族。

 

其实,舜帝后裔居于陈地并不是从妫满才开始的,商代时这里就曾是舜帝后裔的封地。殷汤建立商朝,曾将虞思的后代虞遂封在陈地。《世本》宋忠注:“虞思之后,箕伯直柄中衰,殷汤封遂于陈,以为舜后也。”箕伯、直柄都是舜的后裔,至于他们是舜的嫡子商均的后代,还是像有些书中所说箕伯是舜帝的庶子,属于舜的另一支后裔?司马迁尚且说不清楚,我们更无从考证。但有一种可能是,商代封于陈地的虞遂,本为商臣,附属于商朝。周武王灭商后,因虞遂是商朝臣子,便取消了虞遂的封爵,另封也是舜的后裔的妫满到陈地,建立陈国。

至于为什么要封妫满,在《左传·襄公二十五年》中记载有郑国大臣子产的一段话,说明了其中的原因:

 

昔虞阏父为周陶正,以服事我先王。我先王赖其利器用,与其神明之后也,庸以元女大姬配胡公,而封诸陈,以备三恪。

《左传·昭公八年》也记载有晋国大臣史赵的一段话:

舜重之以明德,置德于遂,遂世守之。及胡公不淫,故周赐之姓,使祀舜帝。

 

妫满受封,有两个原因:第一,他是舜帝的后裔;第二,他是周的大臣之子。妫满的父亲虞阏父是周武王的陶正,即主管制造陶器的大臣,陶器是当时人们的生活必需品,武王主要靠使用他制造的陶器而生活。并且,舜重以德,舜的德行延续到虞遂,商代虞遂奉祀舜德,但虞遂为商臣,胡公妫满品德端正,又是周的大臣之子,有功于周,所以周武王把自己的大女儿大姬嫁给他,把他封到陈,代替虞遂,建立陈国,来世代祭祀舜帝,以使舜帝香火不绝。

 

相传大姬出嫁时,适逢肃慎国派使臣来向武王进贡枯矢石弩,其长尺有咫(即一尺八寸),武王便将这些东西赠予大姬,存放在陈国的宝库作为陈国的传国之宝。直到春秋末年,孔子周游列国来到陈国,陈湣公指着庭院里被石弩射死的隼鸟问孔子,孔子向他讲了枯矢石弩的来历,要他查国库里所存的石弩,果然相同。

胡公妫满既是陈国的始君,也是陈姓的得姓始祖,是天下陈、田、胡、孙、袁等姓的一世先祖。

 

陈国为侯国,按照周朝的封建制度规定:公爵和侯爵国家方圆百里;伯爵国家方圆七十里;子爵和男爵的国家方圆五十里;不满五十里的小国则成为其邻国的附庸。作为侯国的陈国方圆百里,其地域相当于今天的河南省周口市辖区和安徽省西北部亳州一带。这里正处中原腹地,位于川泽纵横、平坦无垠的黄淮大平原上,土地肥沃,物产丰富。胡公妫满在陈国建宗庙,行周礼,以奉舜祀;筑陈城,御外患,抗洪水,防内乱,励精图治,为陈国的发展奠定了良好的基础。

妫满卒于陈,葬于陈。淮阳有胡公祠、胡公花园、胡公钓鱼台遗址。《陈州府志》和《淮阳县志》均记载:“陈胡公祠,在城南门外。乾隆十年知府崔应阶、知县冯奕宿就三元庙改建,以司城贞子配,久废。”现淮阳城南湖中三官庙村西头有陈胡公祠遗址,后面司城贞子阁尚存。

 

胡公墓在淮阳县城东南柳湖(今称龙湖)旁,因湖水注浸其址,故以铁锢之,俗称铁墓。城东南又有元女冢,是周武王长女胡公之妻大姬之墓。后人有《胡公铁墓》诗云:

 

郁郁之台卧草莱,周遭铁金铸莓苔;

古波流水消春雪,高树秋风入夜台。

 

胡公墓现已被陈姓族人树碑添坟,整修一新。每逢农历十月十五日举行大祭,隆重非凡。如今,海内外陈、胡、田等胡公后裔每年来胡公墓前祭拜者不绝。

( 网络编辑:新闻中心 )
文章热词:

上一篇:子孙窑儿的传说

下一篇:陈国春秋

延伸阅读: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