泥泥狗——图腾时代的“活化石”

时间:2010年09月19日 作者:佚名 信息来源:本站原创 点击:

泥泥狗——图腾时代的“活化石”

泥泥狗——图腾时代的“活化石”

泥泥狗——图腾时代的“活化石” 

    淮阳“泥泥狗”,伴随着宗教祭祀和古老的民俗而诞生,并传承至今。“泥泥狗”是淮阳泥玩具的总称。“泥泥狗”又称“陵狗”,当地人说它是为伏羲、女娲看守陵庙的“神狗”,若购买“泥泥狗”赠送亲友,可以消灾、祛病,颇为神圣。

    淮阳太昊陵庙会上,古风遗俗举目可见,琳琅满目的动物土偶——泥泥狗,最能吸引探寻者的目光,这些泥泥狗囊括了形形色色的奇禽异兽,大有尺余,小如拇指,造型奇特,古拙神奇,别具一格,奇禽怪兽达200多种。各种图案,浑厚古朴,极具楚漆器文化的格调,因之被海内专家誉之为“真图腾活化石”。
    泥泥狗属于泥玩具,但绝不同于一般的泥玩具。它是被当作祭祀人祖伏羲用的一种“圣物”、“吉祥物”。在豫东一带有一种古老的风俗,就是沿路的孩子可以拦路索要泥泥狗,并唱起歌谣:“老斋公,慢慢走,给把泥泥狗,您老活到九十九。”不论走到那里,碰到向你要泥泥狗的孩子,你都要赶快把它撒在地上,让孩子们拾,你趁机跑掉。因为把“泥泥狗”送给儿童或亲友,可以使人消灾祛病,吉祥平安。所以,南来北往赶会的香客,回去时,总少不了带一袋泥泥狗。
    泥泥狗,又叫“陵狗”,是太昊伏羲陵泥玩的总称。然而,遍观这些形状各异的泥玩,很难发现一个形状是狗的泥泥狗。那为什么所有的淮阳泥玩都被称为泥泥狗呢?
    泥泥狗的名字可以追溯到远古图腾崇拜。伏羲是我国畜牧业的始祖,狗是最早被驯养的家畜。在游牧渔猎时代,狗能帮助人类照看牧群、守护报警,忠诚的和人类站在一起共同抵御野兽的侵袭。因此,先民们认为狗是一种帮助人类的神秘力量,受到人类的崇拜。上古时,先民们从图腾崇拜出发,认为狗是天上派来拯救生灵的,是人和畜群的保护神。因此,远古曾出现以狗为图腾的部落,最后亦加入了龙图腾的氏族部落。在中国古代神话中有不少关于犬戎国、犬封国、狗民国、狗国的记载,也留下了许多狗图腾的遗迹和传说。如北方的狄,《说文》:“狄,赤狄,本犬种。”又如南方的盘瓠蛮,其祖先神盘瓠就是高辛氏的一条狗。淮阳民间也流传着"伏羲与盘匏"的神话:大意是有狗称为“五色犬”,被扣在金钟内,变成人首狗身,即伏羲氏也。
    在我国南方少数民族的苗、瑶、畲族也有类似的传说。《封禅书》记载:“德公,伏犬?磔狗邑四门,以防蛊。”是说祭祀先祖伏羲的田园时,把狗劈成四半,埋至四门,以防农作物受病虫之害。很明显,这是把狗作为图腾神,一种镇物。 淮阳人敬狗,认为狗能驱邪、保平安,与伏羲遗风有关。在仰韶文化遗址出土的一个陶罐上,有一幅狗头、狗尾、鱼身的奇异图案。陈维堤先生说:“出现在陶罐上的狗鱼纹,是原始龙的又一地方变体狗龙的原始形态。”
    从原始遗留的许多文字来看,人在开始认识这个世界时,就是将生活中与人类接近的狗作为客体原型,其他都是与狗作比较而分门别类的。繁体的“类”字就有一个“犬”字,形状的“状”字,也是以“犬”字作为偏旁的。在《山海经》中所载的很多奇珍异兽的名字中,也都能感受到狗的存在。在古人看来一切种类、一切形状都是由狗引申的。后人写伏羲的“伏”字,就是单人旁一个犬字。许慎《说文》解伏字:“伏者,伺也。臣伺事于外也,从人犬。犬,同人也,不曰犬人,而曰人犬,列于人部者,尊人也。"此说为"犬同人也”。这也可以理解为伏羲是人祖,狗乃伏羲氏族的图腾。
    随着社会的发展,当人类的神话中有了作为人的主角--英雄祖先,狗的地位也逐步改变。《说文》解伏字又说“司也。从人犬,犬司人也”。注:“司,今之伺字,伏伺即服事也。” 可知“伏”的本义是人带着犬爬在地上等待,又引申义降伏、屈服之义。狗从早期人类崇拜的先祖,渐渐降为被人类使用的仆役,但人们对狗的那份特殊的感情却一直延续下来。人们选择伏羲时代最早驯服的动物为伏羲守陵,把所有的泥玩具统称为“泥泥狗”,也是情理之中的事情。因此,淮阳泥塑老艺人说:泥泥狗是人祖爷喂的狗,又叫“陵狗”、 “灵儿狗”,是给人祖爷守陵的。
    淮阳老艺人讲:泥玩具起初就是伏羲女娲“抟土造人”时流传下来的相传洪荒时代,一场洪水劫难,天下只存活了伏羲女娲兄妹二人,于是他们奉天帝之命,遮面为婚,抟土造人,繁衍人类和万物。他们用黄土抟成人形,经晾晒干后即可成活。于是,他们就抟了许多泥人坯子在屋外晾晒,突然暴风骤雨降,搬运不及,就用扫帚往屋内急扫,结果把许多人扫成了残疾。细读抟土造人的神话故事,恰似泥泥狗制作之乡的现实,现在泥泥狗制作之乡的村村户户院内,同样晾晒了许多泥泥狗坯子,与神话传说中的情节相似。
    关于制作泥泥狗这一风俗的由来,淮阳还有一个传说。伏羲、女娲有了儿孙后代,伏羲便经常领着儿孙们在湖边柳树下玩耍,春天可以折柳枝编帽子戴,可以编罩子捞小鱼小虾。伏羲还用柳枝做柳笛来吹,孩子们玩得非常开心。到了冬天,孩子们还要柳笛吹,这咋办呢?伏羲就用水和泥捏制他最喜欢的葫芦,又捏了许多鸟兽虫鱼,并染上五彩。泥玩虽好看,但吹不响,孩子们仍不满意。伏羲就比照可吹的柳笛空心有两个眼,也在葫芦上扎两个孔试试,果然不错,吹出了一高一低一中三个音。伏羲一高兴,又在葫芦上扎了三个孔,一吹声音变化更多。伏羲干脆按八卦原理扎上七个孔,又成功了,他便把所有的这些鸟兽虫鱼的玩具都扎上孔,这样所有的泥玩都能吹了。直到现在,淮阳的泥泥狗都吹出三个音。泥葫芦有两孔的、三孔的、七孔的三种,一个孔可吹出三个音。吹起来是“哩哩喽”。因为这,群众叫它“哩喽”。
    《风俗通义》说:“天地开辟,未有人民,女娲抟黄土造人。巨务,力不暇供,乃引绳于人。故宝贵者黄土人,贫贱者绠人也。”说的是女娲造人时,先造的是比较复杂的人,后造的是概括的人。人可概括为一点,可称为“一点作人”的艺术。神话传说,天塌地陷过后,普天下只剩伏羲女娲兄妹二人,淮阳泥泥狗中有一种“小泥鳖”,就是对女娲抟土造人的最好解释。小泥鳖就只是一个小泥点,长仅二公分,一弯分出颈与身,头上尖,身子扁。小泥鳖在淮阳也叫“尿鳖子”,也合乎贫贱的说法。由此可见,小泥鳖与所载女娲抟土造人的神话同出一源。也足见女娲抟土造人的神话,实际上来源于淮阳大量捏制泥泥狗的习俗。
   极具考古意义的是,淮阳民间泥塑陵狗与《山海经》记载的众多神祗怪异,如出一辙,因此又被国内外专家们誉为“真图腾”、“活化石”。   
   看着淮阳“泥泥狗”,使人仿佛又回到那个混沌初开的旷古时代,野兽出没,风雷闪电,人类自身的脆弱,使他们把保护自己的希望,寄托在一些具有很大威慑力的动物身上,并视万物为有灵魂的载体,于是产生了对动物精灵的“图腾”崇拜。淮阳“泥泥狗”艺术的存在,实质是一种原始艺术的延续和拓展。作为中华民族民俗文化中的一种极为典型、罕见的民间艺术,它真实地记录了人类文化发展的轨迹,并折射出民间艺术与原始艺术之间同构互渗的血缘关系。淮阳“泥泥狗”,不仅是研究“人类学”、“民俗学”的活性史料;同时,其特具的人类本源精神、活跃的直觉创造性和生机勃勃的现代感,对中国现代艺术的发展,无疑也是一种有益的滋养。

( 网络编辑:新闻中心 )
文章热词:
延伸阅读: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