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粮台:通向现代文明的神秘古城(中)

时间:2014年08月04日 作者:杜 欣 金月全 郭 坤 朱海龙 信息来源:周口晚报 点击:

平粮台:通向现代文明的神秘古城(中)

平粮台:通向现代文明的神秘古城(中)

采访时间:2014年7月24日至27日

地理位置:河南省淮阳县

4.城墙,在这里发现

为什么越王剑会在这里多次出现?剑的主人又是谁呢?尽管一时还找不到答案,但是考古专家通过对近十座墓的发掘,证明了这里曾是一处非常重要的战国到汉代的楚汉墓群。

我们从周口市平粮台古城博物馆了解到,平粮台一共出土过3把越王剑,年代均为战国时期。3把越王剑均为圆首、圆柄,柄上无箍。剑格、剑首均有错银鸟篆体“越王”铭文,少者19字,多者22字不等。

此外,1979年的这次考古还发掘出土了一些极有价值的文物,比如在一座汉墓中出土了具有楚文化风格的镇墓兽;在一座楚墓中,出土了100余件玉器以及青铜鼎(剑)。

虽然李乃庆及博物馆工作人员没有给我们讲解镇墓兽的出土情况,但我们在平粮台博物馆陈列馆见到了当时镇墓兽出土的资料图片和介绍。

1985年,这尊汉代泥塑镇墓兽在平粮台古城遗址出土,高1.2米,鹿耳,人面,头上有角,跽坐,双手向左右平伸。兽目较深,高鼻,张口,赤身,仅下腹部穿三角裤头。通身呈朱红色,嘴唇涂红色,裤头为黑色,是带有浓厚迷信色彩的艺术品。

它的发现,对研究我国汉代时期的埋葬习俗、谶讳迷信思想、泥质雕塑艺术等方面,都具有重要价值。这尊汉代泥塑镇墓兽是我国目前考古发现最大的泥塑镇墓兽。此外,镇墓兽下身穿的三角裤头,是目前我国发现最早的三角裤头标本。

但在资料图片上,我们并没看到镇墓兽下身所穿的三角裤头。一名文物专家告诉我们,镇墓兽出土时穿着的三角裤头,很快就风化了,现以“裸体”现身。

其实,镇墓兽是我国古代墓葬中常见的一种随葬器物。此种器物外形抽象,构思谲诡奇特,形象恐怖怪诞,具有强烈的神秘意味和浓厚的巫术神话色彩。

古墓葬其实是某个时期的古人在某个地方生活及文化的纪录。后人通过对那些不同类型的墓葬、葬具、葬式等等的发掘和考查,不仅可以研究不同地区、不同时期氏族部落,各个朝代的埋葬习俗、埋葬制度、社会组织形态、社会结构、墓葬时代和人种学诸方面的问题,还可以对研究当时的政治、经济、军事、思想、文化、艺术、建筑、医学、科技、习俗、宗教、对外交流等重大问题,找到极具价值的实物实证。而这一切,正是古墓葬的文化传承及意义所在。

发掘的丰硕成果使考古专家再次产生新的疑问,以往发掘的楚墓大都集中在湖北、湖南或河南的信阳等地,如今在豫东平原一带却发现了大批的楚国贵族墓葬,这是怎么一回事呢?这里究竟还有多少墓葬?这个高台里还埋藏着多少秘密?

正当考古队准备进一步发掘古墓时,却迎来了1979年多雨的秋天。

考古队决定在这个多雨的秋天暂停挖掘古墓,而改为在较浅的位置发掘。他们谁也没有想到这一铲子下去却揭开了一个重大的秘密。

当他们挖出一个断面时,发现了一个长方形的土块,断面是花土,而且分出许多均匀小层,这是什么呢?他们百思不得其解。从郑州赶来的已故考古学家安金槐先生判断,这就是古代用于建筑的土坯。不久,在断面的东南部,他们发现了土坯的房基。经过清理,原来这是3排建于夯土台上的土坯建筑。这个发现,给他们带来了很大的惊喜。

这个发现还给了他们一个非常重要的启示:当时的人们已经掌握了夯土技术,并且会筑台,会筑台就有可能会筑城墙。那么,这个地方会不会是一座古城址呢?

如果是古城址,就可能有城墙,找到城墙,就能证实这个推断。这个想法极大地鼓舞着考古队员,他们在断面四周挖了多条探沟进行调查,终于发现了断面四边都有夯土层。经过判断,这些夯土层可能就是城墙的结构。

那么,城墙的范围有多大?它是怎样建成的?古城的始建和废弃的年代又是何时?种种疑问接踵而来。这时他们觉得,探寻古城的秘密绝不是一件简单的事,必须全力以赴。因此他们决定转换工作重点,把找墓转为找城。

首先需要搞清楚的是城墙的范围和筑城的方法。从探沟中可以看出,城墙的走向是直线,他们分析这个城有可能是方形城。这个想法对不对呢?如果能找到城墙的拐角就能得到证实了。按照这个思路,他们在东北和西南方向果然找到了城墙的拐角,从而确定了城墙的范围。这是一座正方形的城址,面积大约有5万平方米。城墙下部宽13米,上部宽10米,现存的高度约有4米。

建筑水平是一个国家和地区文明程度的体现,古老的建筑不仅体现了历史的沧桑岁月,而且体现了人类的文明智慧和巧夺天工的艺术创造。

从墓葬到筑城,这就是古代建筑水平一个质的飞跃。

5.门卫,从这时开始设立

在生产工具落后的古代,这么高大的城墙,是怎么筑起来的?

古城的基本轮廓清楚了之后,新的疑问又产生了,城门在哪里?有几个城门?考古队分析,门所在的地方应该是城墙的缺口。然而由于东西两侧的遗址破坏严重,已经很难发掘。令考古队欣喜的是,在北墙的中段,发现了缺口和路土,考古队认为这应该是城门。但是,按照今天坐北朝南的居住习惯,正门应该是南门,而不是北门,那么,这座古城是不是也有南门呢?为了寻找这个答案,他们又在南城墙正中开了一条东西方向的探沟。快挖到底部时,突然碰到了坚硬的东西,考古队顺着轮廓小心翼翼地清理出来,眼前竟然出现了几节灰色的陶制管道。这些管道有3根,呈倒品字形摆放。管道的平均直径大约有30厘米,一端粗一端稍细,节节套扣,埋在路土的下面。整个管道的铺设有一定坡度,位于城内的一端稍高,看来这是为了便于城内物体的排出。但是为什么管道是3根并且呈倒品字形摆放呢?从土质和管道的花纹上仔细查看,考古队发现这3根管道并不是同时铺设的,可能是下面1根被泥淤塞后,又铺了两根。而陶制管道上烧制的花纹证明了这是4000多年前龙山文化时期的器物。

虽然是几根管道,却为我们提供了不少信息。首先从管道的直径和坡度可以算出它的排水量,而排水量反映了当时的居住人口和自然降水的多少,由此可以想象出远古时的气候以及先人们生活的地理环境。

在寻找南门的过程中,更大的意外又出现在考古队的面前。在路土的两侧,他们发现了两间对称的土坯房的房基。这两间土坯房建在南城墙的缺口处,房门相对,两间房之间是一条向北延伸的道路。看来,这两间对称的土坯房应该是门卫房,而这里就是南城门,古城的正门。

在今天,你走进一个管理严格的单位,定有人会拦下你,让你登记个人资料,这样的人叫门卫。实际上,平粮台门卫房的建造为后代同类型建筑形制开了先河,也成为门卫的先河。

据专家考证,这里考古发掘出的门卫房就是为警戒和守卫城门而特意设置的。它成为我国迄今所发现的城址中唯一设有守卫房的城门。

我们在这座被铁栏杆圈围的现代复原门卫房前驻足的时间是最长的。李乃庆告诉我们,此处就是当时发掘的都城正门——南门。有学者推测这应是一处贵族专用的“门禁社区”,应属雏形的城市或都邑。城址南门中间的路土下铺设有3根陶制排水管,剖面呈倒品字形,水管节节相套,两端有高差,便于向城外排水。这应该就是迄今中国最早的有规划的公共排水设施。

可见,在古代中国,排水系统一开始就与文明的生活方式、城市和国家挂上了钩。已有的研究表明,中国古代城市的主流是“政治性城市”。因而,都邑成为中国古代城市的典型代表。作为政治性城市的早期都邑,规划性成为最重要的特征之一,而排水系统又在其中得到了相当的重视。

之后,在这座古老的都城,经过发掘又相继发现了10余座房址、3座陶窑、16座儿童墓葬以及200多个灰坑。至此,这座古城遗址的大规模发掘已接近尾声。

( 网络编辑:新闻中心 )
文章热词:
延伸阅读: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