寻找地层里的“单县往事”

时间:2014年08月13日 作者:杜 欣 郭 坤 金月全 朱海龙 信息来源:周口晚报 点击:

寻找地层里的“单县往事”

单县堌堆遗址出土的骨针、骨锥

寻找地层里的“单县往事”

幵山公园里的堌堆群现代造型

采访时间:2014年8月4日

地理位置:山东省单县

1.“鸡鸣四省”的千年古城

单县是我们采访组进入山东省境内接触到的第一个千年古城。来之前,我们知道单县,是缘于单县的羊肉汤。其实,在这一碗名扬四海的羊肉汤背后,单县还有着许多我们所不了解的厚重文化和历史。据当地史料记载,早在6000多年前,中华民族的人文始祖伏羲氏就在单县一带采集、渔猎、生息。《九域志》记载:单县曾有伏羲陵,后被黄河泥沙埋没。

当我们踏进这个古城,试图触摸伏羲时代的先民在这里留下的一些文化遗迹时,当地人对我们的询问竟一脸茫然。看来,时间的长河不仅湮没了伏羲陵,也湮没了支离破碎的久远历史。我们不得不从当下着手,一页页往上翻开这个城市的古卷本,来寻找地层里的“单县往事”。

在单县县委宣传部新闻科,工作人员给我们提供了单县的基本概况。这里是黄河入海时曾经流过的区域,这里是滔滔黄河水曾经咆哮的地方,它位于山东省西南部,苏鲁豫皖四省八县交界处,是名符其实的“鸡鸣听四省”之地。自古以来就是沟通中原和齐鲁的要地,西接山东的成武、曹县,北连金乡,东与山东的鱼台、江苏的丰县接壤,南与安徽的砀山、河南的虞城、商丘隔故黄河相望,素有“中原锁钥、四省通衢”之称。

笼统地说,早在伏羲时代,先民们就在这里生息繁衍,辛勤劳作,创造着古代人类文明。单县境内的马堌堆、李堌堆、孙堌堆等龙山文化遗址留下了他们深深的足迹,陆续出土的大量石镰、蚌刀、骨锥、陶鬲、鹿角也烙上了他们生息劳作的印痕,向人们充分展示着单县远古人类的文明开化进程。

据了解,单县古称单父,因华夏部落首领舜的老师单卷所居而得名,据《路史》记载:单卷原是夷族中很有影响的氏族部落首领,长期居于单县。帝舜十分尊敬他,遂“北面而事之”,拜他为师,经常向他问道,并有意“禅天下”与他,他婉言谢绝:“余立于天地之中,冬衣皮毛,夏衣葛絺,春耕种足以劳动,秋收敛足以休息,日出而作,日入而息,逍遥于宇宙之间而心意自得,吾何以天下为焉!”(《庄子·让王》)。舜再三恳让,单卷坚持不受。后人为纪念他,便称此地为单父。

2.堌堆遗址聆听先民的足音

在单县,我们发现这里叫堌堆的地方很多。当地人的解释是因为过去这里邻近黄河,为防洪水,人们堆起堌堆,筑起高台,住到上边去才能放心。所以,单县至今还有村庄保留着高台子,有的村名,仍称某堌堆或某台子。

单县人住堌堆、台子的时期早已过去。遗留下来的古遗址已经成为历史的见证。它证实,至少自新石器时代起,我们的祖先已在这片土地上繁衍生息,创造着光辉灿烂的古文化。

对于当地的堌堆遗址群,《单县县志》上也有所记载:单县古遗址多属堌堆遗址,是原始社会末期的村落遗址。古人为避水患,筑土或择高地而居,并逐渐加高,形成堌堆。随着人口的繁衍,治水的成效,约在春秋、战国时期,人们移居平地,堌堆住址逐渐废弃。到了汉代,这些堌堆又被人们认作“风水宝地”而择作墓地。

对比一下,我们发现,这与淮阳境内的平粮台有着相似之处。只不过淮阳的平粮台,是伏羲氏的都城宛丘,这里的堌堆只是村落而已。无论都城还是村落,这足以证明,在远古的伏羲时代,我们的先民已经在用自己的智慧创造宜居的环境。

当天上午,在我们提议下,单县县委宣传部新闻科科员刘厚珉陪同我们走进了其中一个叫张堌堆的遗址,这里如今已是当地居民休闲、观光的一处文化景观群——幵(jiān)山公园。位于单县县城东南3.5公里处的张堌堆遗址南北115米,东西118米,总面积13570平方米,高约5米,保存基本完好。从遗址采集的标本看,这里包含龙山、岳石、商代、周代等几个时期的文化遗存,文化内涵十分丰富,是山东省文物保护单位。作为幵山公园的一部分,与园内现代化的雕塑、园艺相比,这片普通的土堆倒显得更加厚重。我们漫步其间,用心聆听着从历史深处走来的先民的足音。

可能是因为天气炎热的原因,当天公园里少有行人,手机显示的气温是41摄氏度,炙热的阳光直射大地,空气像凝固了一般,没有一丝风流动,没走几步,汗水很快就浸湿了我们的衣服。在水泥硬化的广场上,有一片现代造型的堌堆,突出了地域文化内涵同自然生态景观特色的全面融合,仿佛在向人们传递着这样一个远古的信息:单县历史悠久,文化厚重,这片土地是中华文明的发祥地之一。

在单县博物馆,馆长苏健安排工作人员打开了库房,里面存放的陶器等都是从当地的堌堆里出土的,其中有两枚骨针、骨锥吸引了我们的目光,这是先民们在日常生活中所使用的工具,可以断定,早在几千年前,这里已经有了原始文明。

3.“鸣琴而治”的伏羲后人

在单县,有关资料中有这样的记载:宓子贱,字不齐,鲁国人,是孔子的学生,比孔子小40岁。专家考证,宓子贱是伏羲的后人。宓子贱才能超群,道德高尚,鲁哀公派他到单父任宰。当时,单父是鲁国的边地,经常有战乱发生,一般官员都不愿到单父任职。宓子贱来单父上任前,先去拜访孔子。孔子告诉他:“不要因为别人的意见与己相反而拒绝,轻易拒绝就要出现蔽塞;也不要轻易许诺,轻许容易丧失操守。”他又到渔者阳昼那里请教,说:“你有送我的话吗?”阳昼稍思片刻道:“有两点钓鱼的体会,送给你吧。见到钓饵就咬的是阳鲚鱼,这种鱼肉薄味淡;见到鱼饵,像看到了又像没看到,若即若离,想吃又不贪吃的是鲂鱼,这种鱼肉厚味美。”宓子贱连声赞叹:“好!好!”宓子贱来单父上任,车子离城还很远,一些官绅大户就争相迎接。宓子贱一看,连声催促:“车子快赶过去,阳昼说的阳鲚到了。”

宓子贱来单父时,有意请求鲁哀公派两个亲信近史一起赴任。到任后,地方官来拜见,宓子贱叫近史做记录。近史写字时,宓子贱不断扯其臂肘,使其字写不好,宓子贱就训斥近史。两个近史一气之下跑回去并报告鲁哀公。鲁哀公百思不得其解,就去请教孔子。孔子说:“宓子贱雄才大略,能够辅佐霸主。你用他做个单父宰还不放心,他扯肘的用意是向您进谏。”鲁哀公恍然大悟,马上派人到单父对宓子贱说:“从现在起,单父就不用我去管了,那里的事,完全由您处理。”这样一来,宓子贱就敢于放手施政了。

宓子贱治理单父,把教化民众放在首位。齐国进攻鲁国,从单父之境经过。单父百姓向宓子贱请求说:“田野里麦子已经熟了,齐国的兵将要到了。种麦的人来不及收割,请把城里的人都放出去抢收小麦,谁收了是谁的。这样就可以给城里增加了粮食,又不至于资敌。”百姓的数次请求,宓子贱都没有采纳。后来齐国军队进攻鲁国把麦子都抢走了。鲁国的季孙听说此事很生气,派人责备宓子贱说:“老百姓寒天种热天耘而吃不到嘴,多么可悲啊!你不知道就算了,很多人提醒你,你都不听,你不是为老百姓办事的。”宓子贱蹙着眉头说:“今年没有麦子,明年还可以种,假若让不种田的人轻易收取麦子,就会助长其不劳而食的思想,甚至盼望以后再有贼寇到来。单父一季的麦子,鲁国收获了也强不多少,(我们)损失了也不至于削弱国力。若使民众产生了不劳而取的心态,这个创伤甚至数代都不能息止。”季孙听了宓子贱的话,感到很惭愧,说:“地若有缝,我就钻进去。我怎么好意思再见宓子贱呢!”

宓子贱治理单父,十分注重人才。他以对待父亲之礼对待老人,以对待子女的心肠对待百姓的孩子,抚恤孤寡,哀悼丧纪……他向孔子汇报说:“我把他们当父亲看待的有3个人,当兄长看待的有5个人,当朋友看待的有11个人。有5个比我贤能的人,我尊他们为师。”孔子高兴地说:“尧舜治理天下,努力寻求贤能辅佐……可惜你治理的是一个小城。”宓子贱在单父3年,选贤任能,德入民心,常常身不下堂,鸣琴唱和,史称“鸣琴而治”。

( 网络编辑:新闻中心 )
文章热词:
延伸阅读: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