踏访枣庄远古文明的印记(上)

时间:2014年08月18日 作者:杜 欣 金月全 郭 坤 朱海龙 信息来源:周口晚报 点击:

踏访枣庄远古文明的印记(上)

俯瞰伏里村

踏访枣庄远古文明的印记(上)

伏里土陶第五代传人甘致有

采访时间:2014年8月6日

地理位置:山东省枣庄市

初识枣庄,是源于一场战役。这场名为台儿庄会战的战役是抗日战争爆发后中国正面战场取得的首次重大胜利。也因为这场激烈的战役,让亿万中国人的记忆里多了一抹红色革命记忆——枣庄台儿庄。

今天,我们怀着敬畏的心情走进枣庄,是为伏羲文化。寻找伏羲时代的先民在这里聚居、生息的足迹,寻访这里与伏羲时代息息相关的伏羲女娲文化印记。现存遗迹表明,这里是一块古老而文明的土地。境内多处大汶口文化和龙山文化遗址证明,早在五六千年前,就有先民在这里刀耕火种,繁衍生息、播撒文明的火种。如山亭区西集镇伏里村,现在当地还有伏山、伏羲庙、磨脐里等与伏羲女娲相关的历史遗存;枣庄地区也出土了大量伏羲和女娲的汉代画像石,都是人首蛇身,有的是单身立像,多为交尾图,反映了原始先民的生殖崇拜。而峄城区关于女娲的遗迹最为集中,有女娲冢、女娲陵、爷娘庙、天柱山、红土埠遗址、刺天峰遗址、铁脚山遗址等,均与史书记载的伏羲女娲传说有关,至今女娲传说在当地妇孺皆知。

1.伏里村里说伏羲

由于对枣庄市情市貌不熟悉,我们决定向枣庄晚报社寻求帮助。枣庄日报编委、枣庄晚报社记者部主任柴可立不仅热情地向我们推荐了文化口线记者孔浩,还亲自与山亭区委宣传部电话联系安排采访事宜;孔浩老师不仅是名优秀的记者,还是当地著名的金石篆刻家,对当地文化了如指掌。自然,接下来的采访工作轻松而愉快。

伏里村,位于山亭区西集镇西南一公里处,当地人传说这里为伏羲故里,村名因伏羲故里而得名。这一点,我们在进入伏里村前就得到印验。下高速不久,采访车按照导航路线驶入一条乡村柏油路。几分钟工夫,就看见不远处的路中央矗立着一座高大的石制牌坊,上书“伏羲故里”,四个大字苍劲有力。“伏里村到了!”我们几乎异口同声。

在伏里村党支部办公室,村委委员张正敏听说我们为伏羲文化而来,随即将话题引向伏里土陶。据当地资料显示,伏里村是伏羲文化发源地,拥有伏羲庙等历史文化遗址12处,而伏里土陶作为伏羲文化的代表,2009年被列入山东省非物质文化遗产。

伏里村制陶历史悠久,人们在日常生活中一直使用自行烧制的各种陶制器皿。在这里,制陶业自古以来就是人们世代相传的重要谋生手段。1992年,考古学家在这里发现了一处大汶口时期的文化遗址,出土了大量陶罐、陶鼎等器具,证实伏里村的制陶史可上溯到五六千年前。这里土陶艺术源远流长,具有“原始社会新石器时代的型制、浓郁的汉代风韵、南北朝的特点,明清时期,这里又有吸收其他姊妹艺术之长处的印痕”。伏里土陶以自己独特的造型和别具一格的凸线花纹饰缀形成自己特有的艺术风格,质朴地显示着中华民族五千年丰厚的文化历史底蕴和明显的时代特征,被专家誉为“地面上流传至今的珍贵稀有土陶文物”。

伏里,是否为伏羲故里的简称,我们暂且不讨论。但用现代的眼光来看,伏里村与伏羲氏、伏羲时代的先民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

首先我们从伏羲氏入手,关于伏羲氏的名字,在古代典籍文献中有多种写法,如宓羲、庖牺、 包牺、伏戏,还有牺皇、 皇羲、太昊等。此外,《拾遗记》曾记:“伏羲氏灼土为埙”,说明陶土烧制的乐器出现在三皇五帝那遥远的年代。

远古时期,东夷文化与中原文化在部落战争及联盟过程中得到了交流及融合,并在其后的夏、商、周王朝的建立、覆灭过程中相互融为一体,形成了较为完整的华夏文化。据考证,伏里土陶始于5600年前,由东夷文化与中原文化交融发展而定居下来的先民文化,早期属于大汶口文化,中晚期属于龙山文化。

如今,我们所见的分祭祀、赏玩、生活用品三大类别,200多个品种的伏里土陶,就是远古时代的先民们遗留传承下来的独具民族特色的传统手艺。这些传统技艺在今天得到传承和发展。它记载着厚重历史,传承着古老文明,展示着远古文化,也遗留下数千年前伏羲时代的先民镌刻的神秘符号。

2.土陶艺人的坚守

清朝末年,伏里村涌现了一大批像刘三、张太昌、甘家生、家争嫂、于志江、甘志恩等的著名工匠,他们都继承了传统土陶技艺。1951年出生的甘致有是伏里土陶第五代传人。

甘致有出生于伏里村的制陶世家,小时候,他就是玩着被当地人称为“耍货”的土陶长大的。甘致有时常回忆起童年时的情景,上世纪50年代,农村的孩子没有什么玩具,土陶就是当时最流行的玩具。这里的很多人现在从事土陶制作,和家庭环境有很大关系,都是小时候看着大人制陶,觉得有趣就自己捏着玩,时间长了也就成了熟手。

当年,有许多商人来村里大批买土陶制品到周边地区去贩卖,那时全村以制陶、烧陶、卖陶谋取生计,土陶生意一直很兴旺。“文革”后,“耍货”被当作“四旧”,全村的模具遭遇浩劫,被砸碎的模具碎片堆积如山。模具砸了,烧窑更是痴心妄想,十多年的时间里,伏里土陶绝迹了。

改革开放后,时任山亭区西集镇文化站站长的甘致有琢磨着传承几千年的伏里土陶必须要从绝迹的状态中“复活”。要想让土陶“复活”,就得有祖传的模具,到哪里去找呢?为此,他走村串户收集模具。当时村里一位80多岁、性格孤僻的老工匠甘致恩是惟一谙熟土陶制作工艺的人,甘致有诚心向老人求教。真诚终于打动了老人,老人临终时,指着院内一棵枣树说:“树底下是以前废弃的地瓜窖,在那里我偷埋了16副模具,它是咱村多少代人的命根子,交给你我放心……”从地瓜窖里扒出模具,甘致有欣喜若狂,“伏里土陶有救了”。

甘致有所在的伏里村村南并立着两座小山——龟山(又名龟山寨)和蛇山,伏里土陶用土就是取自山边一个叫黑风口的地方。用黑风口的土摔成泥条,再用水洗,取水中沉淀物做成泥坯,然后借助模具成型。在成型的制作中需靠泥模脱胎,脱胎分内脱胎与外脱胎两种,脱胎的半成品晾干后即可入窑烧制。窑里的温度决定着陶器的成败,有时窑温控制不好,一窑的陶器就一败涂地。在烧窑时,可根据不同的土质条件及窑温将制品烧成红、紫、青灰等颜色。

1982年冬,第一批伏里土陶艺术品送到北京,参加山东省在京举办的民间工艺美术品展览。在此期间,由中央工艺美院院长张仃召集了在京中外专家学者座谈会,“伏里土陶艺术”一词由此而生。专家们认为,伏里土陶艺术品具有原始社会新石器时代的形制,有浓郁的汉代风韵、南北朝特点以及明清吸收其他姊妹艺术长处的印痕,是山东土陶品种中独系发展起来的稀有的艺术品种。

采访中得知,如今,甘致有在西集镇成立了伏里土陶艺术研究所,伏里村也成立了伏里土陶研究协会,一大批伏里土陶艺人及爱好者致力于土陶作品的抢救、发掘、整理、研究、创新工作。除甘致有之外,甘言军和甘言地两名年轻的伏里土陶传人也开始崭露头角。

其中,现年40岁的甘言地,是美术专业出身、学习过现代雕塑艺术的伏里土陶传承人,目前正在致力于伏里土陶的传承和开发,并将伏里土陶作坊开到了台儿庄古城内,受到海内外游客的关注。

如今的伏里土陶,在原汁原味的基础上进行了大胆创新,“孔子行教像”、“孔子像”、“墨子像”、“雷锋塑像”等创新产品深受欢迎。

不过,伏里土陶发展至今也面临着传承危机。据甘言地坦言,现在伏里村包括自己在内,仅有3人继续从事这门工艺,很多人认为土陶太土,市场前景也一般,很多年轻人都不再愿意学制土陶。

伏里土陶带着一身伏羲时代先民的气息从远古走来,想来在它悠长的历史中,这该不是头一回遭受冷落,虽然它赖以生存的环境已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但我们仍愿意相信,这只不过是它的又一次涅槃。

( 网络编辑:新闻中心 )
文章热词:
延伸阅读:

最新文章